3a现金棋牌游戏官网|2019最火现金棋牌手机
官方微信

English

???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Fran?ais

Deutsch

繁體中文

當前位置: 首頁 > 龍泉寺 > 龍泉寺365天 > 正文
修改生命的源代碼
來源:風起青平微信公眾號 作者:常政 發表時間:2018-06-11 12:45:53
字號: [雙擊滾屏]
學誠法師談論的“心文明”,正是對治“人類和科技關系”的解決方案,特點是“不把物欲的最大化滿足和知識的最大化積累作為人類文明追求的目標,而是把內在覺悟本性的最大化彰顯與發揮,視作文明的終極目標、和平的根本保障。”他說:“在科技日新月異、世界瞬息萬變、文化價值多元的今天,植根內在德性的‘心文明’,有助于現代人類從人的本質意義上去把握世界、重建文明。”

一、緣起:


       和龍泉寺結緣,應該是2014年,我參加了它的第二屆IT禪修營。總的感覺,由于活動必須上交手機,一下子覺得時間過得慢了,六根開始清凈下來。大約半年后,因為撰寫一本互聯網相關的書,思緒一度陷入混亂,我想起當初的“清凈感受”,便皈依了龍泉寺,希望獲得一些寫書的靈感和啟發。但皈依之后,我便將學佛這事擱置一邊。轉折在2017年11月,我參與討論了“心美智開”這四個字,經過幾天的思索發現“美”乃幫助他人之意。后來參加一個朋友聚會,就“心美智開”帶給我的啟發發言了20分鐘,并發愿未來10年將以“心美智開”作為生命成長的目標。這時,我開始對學佛重視起來,“心美智開”和佛教的“福慧雙修”在義理層面是貫通的。于是,在“智”的層面,我參加了兩個小組,一個學道次第,一個學百法;在“心美”的層面,我又開始實踐善行,參加北京仁愛心棧的奉粥活動。


       在參與中,我經常能聽到周圍的人分享在寺里聽法師講法的各種喜樂,便開始希求去龍泉寺聽法,正好五一假期來臨,就報名參加了龍泉寺AI覺悟禪修營,隨后有緣承擔了這次禪修營的輔導員。


二、龍泉之魂:


       當輔導員和我當年做禪修營學員,最大的不同是不但要做好自己,而且要更好的關照他人,也正是這一視角讓自己對龍泉寺有了全新的認識:

       開營第一天,對于從沒接觸過龍泉寺的學員,龍泉寺帶給他們非常大的驚喜。他們驚訝于“從沒見過這樣的寺廟”。首先寺廟沒有商業氛圍,一切吃穿用度,甚至燒香都免費;法師們不僅學識高,佛法講得通俗易懂,而且非常親切、平易近人;組織的義工們的敬業和熱情也給他們留下深刻的印象。值得深思的是,這座他們從沒有見過的寺廟,恰恰有著他們心目中寺廟應有的模樣,有學員感嘆“終于看到了正統的中國佛教”。記得某企業的部門經理分享,他非常苦惱員工經常跳槽,希望尋找某種正能量來增強團隊管理和建設,便抱著試試看的心理來龍泉寺,結果第一天就十分篤定——這就是他想要的正能量!


       更大的反響在第二天,觀看紀錄片《五年菩提》之后。這個片子講述了龍泉寺自2003年11月之后5年的籌備、發展、壯大的過程。最初這里極其簡陋破敗,學誠法師和幾位弟子白手起家,解決了住宿、吃飯、用水、衛生、取暖等正常生活所必須的一系列問題。看到為了信仰如此艱辛的創業,至少兩個學員都被感動哭了。還有的剛來,對是否皈依舉棋不定,看完片子后毅然決定皈依,并在皈依后告訴我,他是一個有選擇恐懼癥的人,皈依學誠法師是他生命中第一次果斷做下的決定……活動結束后,我和他結伴下山,他講述的一件往事令我感嘆前緣注定,多年前他來鳳凰嶺爬山,看到空無一人、尚在廢墟狀態的寺廟山門、石橋,忍不住跪拜下去……緣分真是妙不可言。


       而我自己思考的是,《五歲菩提》已經看過多次,包括龍泉寺也來過多次,緣何現在才對龍泉寺的幾個歷史細節猶如生命中初見,而且印象深刻……



       一位法師:龍泉寺第一代主持是繼升老和尚。龍泉寺始建于遼朝應歷初年,當時繼升長老因對佛法的感悟超群而被人嫉妒,排擠出白馬寺,以手上唯一的《金剛經》為指引,向北行進,來到鳳凰嶺創建了龍泉寺。


      一座橋:龍泉寺進山門后的石橋——金龍橋,是遼代遺留下來的,由繼升老和尚辛苦化緣三年建造。


      兩棵樹:寺內一雄一雌兩棵銀杏樹,也有著千年以上的歷史了……


       這些我無數次的聽過,卻每次都一聽便忘,為何現在才記憶尤深?


       當輔導員“關照他人”,也拓展了我對佛理的認知。記得第一天晚上活動結束回到住處,十分困乏,本想早早休息。聽到隔壁有幾個人正在討論,輔導員身份讓我覺得有義務了解大家,便強忍睡眠的誘惑一起參與。這次“閑聊”讓我收獲很多,尤其是有位學員暢談了當年六祖慧能大師領悟《金剛經》的場景。他認為大師在寫下那句著名的“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時,僅是“小悟”,還是有些著相于“空”,慧能大師真正獲得高層次的“悟”,是在之后聽五祖講《金剛經》時“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時,當下大悟“何期自性本自清凈,何期自性本不生滅,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無動搖,何期自性能生萬法。”“自性”這個詞,在整個禪修營活動,不時從龍泉寺法師的口中聽到,它逐漸重構了我對生命和宇宙萬物本質的認識。


       交流過后,回屋倒頭便睡。第二天凌晨3點被鬧鐘喚醒,鬧鈴是《夢回唐朝》的開場曲,蕩氣回腸的旋律中是一陣密集的鼓聲,讓我想起它的MTV畫面——一匹白馬從古老的寺廟山門里緩緩走了出來……



       這一天是我起得最早的一天,3點半便集合去寺參加4:30的早課。早課長達一個半小時,按照佛教儀軌唱誦。這是我在整個禪修活動中感受最為殊勝、震撼的場面。三慧堂里數百人匯聚一堂,出家法師就有80多位。


       早課的時間處于寅時(3~5點)和卯時(5~7點),在陰陽五行(水、木、火、土、金)中,寅卯行木(寅象征幼木雜草,卯象征陳木叢林),代表事物按照規則和模式,逐漸生長和舒展的過程。伴著幾聲厚重的鼓點、清亮的罄音,當法師們(也包括我們)以冗長的呼吸吐納,緩緩誦起“戒定真香,戒定真香焚起沖天上……”此刻正值大地蘇醒,青草萌動,樹葉開始在晨風中輕輕搖曳。


       當然,我對唱誦的經咒基本不太懂,但這讓我想起偉大的軸心時代(公元前800至前200年間),開天辟地般,整個地球東、西方文明,出現了四個偉大的精神導師(印度的釋迦牟尼,中國的孔子,古希臘的蘇格拉底,古希伯來的耶穌)。這些唱誦便是四大導師之一釋迦牟尼和他的弟子們,傳播對生命和世界的認知時,聲帶振動叩擊空氣,輻射穿越時空的精神能量,所發出的心聲。


       約500多年后(公元67年),兩位古印度高僧牽著一匹白馬載著佛經,緩緩地從釋迦牟尼所在的軸心文明古國,走向另一個文明國度,四大精神導師之一孔子所在的中國。1年后,中國歷史中的第一座寺廟,紀念“白馬馱經”的白馬寺建立。約1000年后(公元951~969年)白馬寺的山門開啟,緩緩走出一位高僧,他帶著一部《金剛經》一路向北來這里,創立了龍泉寺。又經過1000多年(2004年),學誠法師帶著他的弟子們入駐這里,開啟了新的佛法傳承時代。學誠法師16歲時在廣化寺出家,廣化寺是文革后第一批恢復的漢傳佛教三大叢林之一。


       當年高僧化緣建造的石橋,就這樣又一次開始接引眾生。石橋附近的幾棵樹已從當年的幼苗,伴隨著龍泉寺一代又一代法師、信眾的誦經鐘鳴聲,生長成參天大樹,歷經千年依然四季常青。據賢清法師說,學誠法師曾經教導,“堅持隨眾上早晚課20年,就能成為大德。”


       我們今天可以站在龍泉寺三慧堂大廳里,看著用現代科技投射出來,美輪美奐的釋迦牟尼佛像,卻能夠感受、參與著一股融合了梵文、中文,穿越時空數千年的精神能量,而我們也已融入成為它的一部分。當龍泉寺法師突然加速誦經的時候,是整個早課最為高潮的部分,除了法師幾乎每一個人都停了下來,凝神屏息,靜靜地觀望宛如觀摩一個神跡。那種萬馬奔騰般的氣場,令我腦海里不由得閃現出一句詩“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我甚至這么認為,如同去盧浮宮沒有看達芬奇的《蒙娜麗莎》,去梵蒂岡沒有看米開朗基羅的西斯廷壁畫,到了龍泉寺卻沒有親身體驗過早課的殊勝,就等于沒有來過龍泉寺。


       臨近早課結束,一句“自皈依法,當愿眾生,深入經藏,智慧如海”在空中響起,令我心頭一亮,發現自2017年10月因為一幅畫萌生的問題,有了答案。


三、生命的浪濤,智慧如海



       2017年國慶后的某日,我在日本某商業街閑逛,被這幅木版畫吸引。這幅畫名叫《神奈川沖浪里》(如上圖),是日本浮世繪畫家葛飾北齋的代表作。畫面中,幾隊表情寧靜的船工們,劃著船槳,穿梭于驚濤駭浪之中,遠方是穩如磐石的富士山。我覺得畫蘊含著某種禪意,但不知所以,就買了一張貼畫粘在手機上,時不時琢磨一番。


       心靈的海洋:對它第一個階段的認識:海洋也可以隱喻心靈。當我們身口意中的貪、嗔、癡涌現的時候,猶如一個海浪掀起,稍有不慎就會被它吞噬。推而廣之,它也可以隱喻整個國家和民族的社會心理。


       無自性的海洋:第二階段重要認知來自禪修活動賢度法師的開示。他說“世界萬物是沒有自性的“,這里的自性和慧能大師悟《金剛經》后說的自性應用情境有所不同。慧能大師之自性,是心、乃至宇宙本體之意,這里的自性乃是狹義的,自我感知層面的“我”,無自性意指生命之“我”不是一個自在自為的獨立系統,而是由無數無常變化的因緣和合而成。這種思維,對我來說是新奇的,更是顛覆性的。長久以來,我習慣將自己所思所想、七情六欲,甚至周圍親友、朋友圈等對我的認知視為“確定無疑的我”,但“我”其實是象大海涌起的一個浪花,處于永恒的變化中,“我”會在下一個瞬間呈現另外的狀態(即因緣果報)。


       智慧的海洋:第三階段的重要認識,來自早課時聽到的“深入經藏,智慧如海”。它更新了我關于智慧的理解,智慧便是關于海浪之心靈起伏變化的法門,通過它,你可以從生命海浪漩渦中的當下,在凈化改造內心的同時,游向你期望的目標,成為你想成為的人,乃至游向最圓滿的境界:佛經里描述的“彼岸”。


       以上便是我從《神奈川沖浪里》這幅畫中,經過這次禪修的機緣,獲得的關于智慧海的認知:


       物理的海洋——> 心靈的海洋——> 無自性的海洋——> 智慧的海洋。


       禪修活動中,法師對學員們的期許、開示,已經蘊含了一些改變心念、改變命運的修行法門。例如:


       經行:通過專注走路時對腿腳提跨放動作的感知,使我們清楚了解身體的每一瞬間,來提升意念力、專注力,磨礪心靈。每次往返寺里的時候,我們都會用“止語”加“默數走路步數”的方式來實踐。禪修活動結束后,我再次上山參加了一次經行,這次練心的方式是行走時誦《大悲咒》;“經行”的思想推而廣之,還可以在吃飯時默數“咀嚼次數”來鍛煉心對身的攝持能力,來安住當下,止住妄念。發現哪怕吃飯、走路這樣容易被忽略的小事都可以用來修心,修行就在當下。


       禪坐:賢聽法師在關于坐禪的開示中,介紹了“修慈心”的法門:靜坐時默念這樣一類語句:


       愿向每一個有情眾生撒播善意和快樂。


       愿生活中沒有敵人。


       愿敵對我的人們放下敵意。


       ……


       記得有學員在談論對它的感受時,如此評價——改變生命的源代碼。


       在禪修營的結行會上,還有位學員的分享令我印象深刻。他說在一次用齋時,看到碗里有一顆平時不愛吃的花椒。按寺里規矩,用齋不能剩飯菜。在經歷了一番痛苦的思想斗爭后,終于將這顆花椒夾進嘴里咬了一口。味道一如既往的不喜歡“花椒味在我的口腔里彌散開來,愈發濃烈,但我就是在感受它,好像沒有‘討厭’作怪,也沒那么討厭花椒的味道了,再隨著咀嚼,味道漸漸消散。等到花椒味完全消失,我卻突然有點懷念它的味道。”他由此感悟:三天的禪修生活也許也像人生中的一顆“花椒”一樣。


       我由此體會,改變生命的源代碼,直觀體驗就是如同品嘗花椒,盡管它是你真正想要的,但舊的成見卻令你對它畏懼、望而卻步,寧愿沉溺于當前習慣了的精神安逸甚至懈怠(實際正陷入苦海)中。我們應該習慣于“習慣嘗試‘人生的花椒’”。


四、人工智能的自性


       有次排隊,那位“花椒”師兄恰站在我旁邊,他看了我一眼,認真地說:“你的胡子可以刮了”。我哈哈笑笑,希望能實現他的期許:我在2014年發愿,撰寫的書稿一旦問世便刮掉胡子。如今已經印刷了試閱版,處于出書前的最后沖刺了。


       這部書稿,深受佛教理論的影響,尤其是唯實論中關于眼、耳、鼻、舌、身等八識的描述。我基于此,設計了一個預測未來信息社會的發展模型——圖靈地球腦。它也許是未來一切人工智能技術、產業鏈匯聚而成的實體空間形態。但基于圖靈地球腦,我對于人類命運的預測結果是灰暗的,我描述為“逆生長的嬰兒”,一方面,人類借助人工智能等技術創新,越來越接近“神”一般的力量;另一方面,人類真實的意志、心智,越來越朝著“嬰兒”狀態退化。


       這遠比人們擔憂的“機器人取代人類工作”更為嚴重,這更像是種族滅絕意義的淘汰。但這次禪修之旅,讓我感受到了一絲曙光,尤其是賢度法師在“龍泉夜話”中的開示,讓我覺得相對于人工智能,人類智慧具有一道不可逾越的優越性。


       聽別人分享的賢度法師開示說,人工智能和人類最大的區別在于,人工智能不能“破我執”,不能證明自身的“無自性”,領悟空性,給了我深刻的啟示。甚至讓我突然意識到對人工智能的擔憂,其實是一個“偽問題”,一切取決于我們自身。


       如果人工智能可以領悟“空性”,便有了佛性,便宛如太陽、星空和大海一樣,和人類相處無虞。如果人工智能不能領悟“空性”,即使作惡也終究智慧、能量有限。當然前提是,人類的群體心靈,普遍生長到比較高的文明水平,不為貪、嗔、癡各種“我執”所障礙,可以妥善的利用“人工智能”等科技創新為人類的福祉服務。


       我還想起今年4月聽到,學誠法師談論的“心文明”,它正是對治“人類和科技關系”的解決方案,特點是“不把物欲的最大化滿足和知識的最大化積累作為人類文明追求的目標,而是把內在覺悟本性的最大化彰顯與發揮,視作文明的終極目標、和平的根本保障。”他說:“在科技日新月異、世界瞬息萬變、文化價值多元的今天,植根內在德性的‘心文明’,有助于現代人類從人的本質意義上去把握世界、重建文明。”


五、改變,從“阿彌陀佛”開始


       有次某個學員問了這么一個問題:“什么是阿彌陀佛?”這個問題實在是太簡單了,我自幼不僅在寺里,還是影視劇中出現僧人的場景,總會聽他們說“阿彌陀佛”。在龍泉寺內法師、義工、學員們的正式、非正式交流中更是屢聞“阿彌陀佛”名號。但正因為它太簡單、太尋常了,做為輔導員的我,卻深刻地體會到了“尷尬”:我發現自己竟然真的不確定“阿彌陀佛”的意思。強烈的窘迫促使我想向他先做一個簡單的定義。但又想起先前參加培訓時上位師兄說“輔導員是連接山下學員和龍泉寺、法師們的代表,在回答有關佛法的提問時,一定要確保“佛法正知見”,千萬不要為了“面子”自己去組織答案,否則不僅自己造了惡業,尤其會使得未接觸佛法的學員,因為內心烙上了“你的答案”,而與真正佛法的緣分從此發生了深遠的偏離”。于是,我老老實實地回復那位學員說:“我也不知道。”


       尷尬啊,我開始反思自己,突然發現不僅僅是“阿彌陀佛”,我對平時誦的各種經咒,基本都不知道什么意思,而且也很少想了解它們。我甚至想起,生命中第一次拜佛,都不知道拜的是什么佛……那是2006年元旦,我和一位名叫張來舟的小伙子在趙州橋附近游歷,張來舟在農村長大,為人質樸。當我們看到橋下的河水淤泥里,有幾只冬眠的青蛙被人挖了出來,活活凍死凝結在冰塊中。我對這一幕無動于衷,卻被張來舟的反應“駭”住了:他悲痛欲絕、滿眼通紅,不停地對著河面喃喃自語“他們為什么要這么做……”這一瞬間,我突然想起了屈原的《天問》。他提議“我們拜拜它們吧”,因為他的善良,我實在不忍拒絕,所以我倆朝那些逝去的生命三鞠躬。


       當天夜里,我住在柏林禪寺的客房,出來散步時突然看到他。張來舟指指不遠處的一個塑像說,“我們拜一拜菩薩吧”。這一提議讓人實在無法拒絕,便開始了生命中的第一次拜佛。因為只是友情“贊助”,根本沒注意是哪位佛菩薩。這一次之后,我便開始拜佛了,家里去廟里做法事、求保佑,我也會跟著家人跪拜,后來每到一個廟宇,也會對菩薩佛跪拜,隱隱感覺這樣做能讓人內心清凈。


       至于誦經咒,我喜歡的是這么一種氛圍:尤其是參與集體誦經時,當想到所有人正在為某種“清凈、圓滿”的目標而努力著,也包括拜佛,自己融入團體中,隱隱會感覺一種正能量的匯聚、加持。用一個比喻:很像在蒸“精神桑拿”。所以,盡管不知道誦的意思,甚至拜懺時,不清楚自己懺悔哪方面,但樂在其中。


       所以當這位學員問我什么是“阿彌陀佛”時,我意識到自己需要往前進一步了。我開始希求它們的內涵意義。尤其體驗“農禪”時,加深了這一認識。我們小組分配在大地心農場挖溝渠,負責接待是一位常住義工。當有位學員因為穿了一雙新鞋,糾結是否要進溝渠挖土時,這位義工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要破我執”。我突然想起小時候看到農村很多淳樸勤勞的鄉親干活時也和這位義工一樣,并不介意鞋是否沾泥。他們所有的勞動行為和熱情,和他一樣,但他們說不出“破我執”。所以問題來了:


       問題1:一個不顧鞋是否沾染泥、全心投入辛勤勞動的人,說跟不說“破我執”,有沒有區別?


       問題2:一個口念“阿彌陀佛”的人,知道跟不知道“阿彌陀佛”的意義,有沒有區別?


       我覺得,口念“阿彌陀佛”,相當于農田的耕耘、松土,理解“阿彌陀佛”之意,相當于播下種子。


       禪修營活動結束后,我第一時間上網搜索了“阿彌陀佛”,知道了他原來是西方極樂世界的教主,知道了口說“阿彌陀佛”問候,代表了智慧和福德的雙重最圓滿祝福……不禁直冒冷汗,幸虧當時沒有自作主張來解釋,還真的有可能說偏了。


       我還是覺得少了點什么,希望能直接聽龍泉寺法師能就“阿彌陀佛”開示一下。因此,一周后我走進了龍泉寺的課堂。


       “阿彌陀佛有哪些內涵?一般在哪些場景下使用?”這也是我生命中第一次向法師提問。我內心喜樂無比,因為發現當時提問我的人,就坐在不遠處。這意味著,盡管因為佛學知識的貧瘠,沒有及時解答疑惑,但至少在這個問題上,我完成了“學員”和“法師”的對接,自己也得到了提升。自利在利他中圓滿!


       開示的是賢頌法師,他說這是個極簡單又難以回答的問題,針對新皈依學員的根基,他將“阿彌陀佛”比喻成人們日常問候中的“你好”。“你好”這個詞語,令我一下子想到了計算機程序“Hello World”,幾乎所有的編程語言教程,第一個程序都是“Hello World”。



       此時的“你好”,讓我想到這樣的內涵:一個新事物朝著一個世界宣布誕生。它是生命的出場方式,也預示了生命層次的成長,皈依的終點。


       如今“阿彌陀佛”,對我意味著什么呢?


       首先,“阿彌陀佛”是一個“法相”符號。我發現,無論“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存在或不存在,它們所指的內涵都是人們希求的——一個精神層面高度發達的世界,一個智慧功德圓滿的靈性存在,指點你各種生命的成長。


       其次,“阿彌陀佛”是一個“連接”頻道。當我觀想、默念它,便和人類歷史中開天辟地的“軸心文明”以來,兩大東方文明(古印度,華夏),億萬萬追求智慧和福德的歷史心靈連接在了一起;放眼當下,它又和新的時代精神源點——龍泉寺“心文明”的歷史使命、生命能量連接在了一起。它正在迎接、解決、融合來自另外兩大軸心文明千年演繹下的機遇和挑戰(比如經濟增長、人工智能等)。心美智開、福慧雙修,智慧和生命生長,只有可能和歷史的、當代的、社會的各種緣起發生共振、成就人類普遍意義的福祉才有可能。


       所以,“阿彌陀佛”,對于華夏文明熏陶下的我,相當于在心靈大海穿梭的船中,揚起了一葉風帆。


       最后感恩【AI·覺悟】禪修營男6組所有師兄:劉建坤,范華威,陳有為,陳沖,徐亞偉,徐中華,余輝,劉遠,高朝暉,王肖辰,杜永偉,孫思明,曹健豪。

【責任編輯:流水】

標簽:源代碼 人工智能 禪修營 心文化 龍泉寺

發表評論:已有 ()條評論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權所有京ICP備09021374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8007888 號

3a现金棋牌游戏官网 新疆时时大奖 菠萝彩软件破解版 网球比分直播 双色球胆拖投注 kk娱乐最新版 怎样算牛牛牌出现概率 北京pk10骗局全过程 959彩票最新版下载 麻将二八杠怎么玩 时时彩组选包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