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现金棋牌游戏官网|2019最火现金棋牌手机
官方微信

English

???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Fran?ais

Deutsch

繁體中文

當前位置: 首頁 > 多元文化 > 人物 > 專欄 > 正文
濟群法師:學佛的核心要領
來源:學佛網 作者:濟群法師 發表時間:2018-07-24 22:38:06
字號: [雙擊滾屏]
皈依、發心、戒律、正見、止觀不僅是佛法修學的核心要素,也是貫穿始終的修學次第。把握這五大要素,也就把握了由學佛至成佛的關鍵階段。同時,它們又像長養萬物的大地,是一切修學法門得以確立的共同基礎。若能對之引起重視,并真正落實于心行,那么,不論我們學佛的起點是高是低,根基是利是鈍,進步是快是慢,都是在一步一個腳印地向終點邁進。



   佛教宗派眾多,卷帙浩繁。在萬余卷三藏典籍中,什么才是核心,哪些才是綱領?人們或是不明就里,或是執此廢彼,真正對之了然于胸者百無一人。如是,盲修瞎練也就在所難免。


  還有些人,雖在念佛、禪修等法門中獲得相應體證,但對佛法缺乏系統認識,多半滯留于某個程度無法深入。須知,僅僅得到一定禪修體驗,或念佛念得稍有輕安,離成佛尚有天地之遙。


  怎樣斷除煩惱?怎樣契入空性?怎樣圓滿佛菩薩具備的品質?都是修學路上必須逐一攻克的堡壘。那么,又該從何處著手進行呢?


  首先應當認識,一個完整的修學體系須包含哪些核心要素。換言之,把握這些要素,也就把握了佛法要領和修學方向。否則,動輒八萬四千法門,委實讓初入門者無所適從,望而生畏。


  其次需要了解,修學佛法到底要遵循怎樣的次第。不然,即使學到一些理論,卻不知其在整個修學過程所處的位置,不知各修學環節的遞進關系,也難以有效運用。


  此外還應明確,每個步驟該如何運用于實踐。若不掌握具體的操作方法,即使具備前兩個條件,還是難免落于空談,流于教條。


  一、佛法的核心要素


  佛教各大語系及宗派皆有自身相對獨立的修學建構,但萬變不離其宗,其中仍有著共同的核心要素。唯有把握這些核心,才能更好地理解各宗修行。


  那么,佛法的核心要素又是哪些?


  我覺得,正是皈依、發心、戒律、正見和止觀。


  我們不妨考察一下:哪個法門的修學可以繞開這五點?


  或許有人會問,為何不是其他?也不是四點或六點?


  原因有二:其一,作為核心要素,須統攝一切佛法。其二,作為核心要素,既應適用于一切宗派,又毋須太多,否則便不成其為核心了。


  為什么說,這五大要素能統攝一切佛法呢?佛法有解脫道和菩薩道之分,一切宗派、法門非此即彼。解脫道的修行目標,是開發無漏智慧,契入空性,證得涅槃,成就解脫。菩薩道的修行目標,是圓滿佛陀智慧、慈悲的品質,從而解除惑業,得大自在。由此修行目標,就鎖定了抵達目標的必要條件。


  1、解脫道的修行


  于解脫道修行而言,首先應對解脫道的目標及方法具足信心,相信解脫對人生的重大意義,相信依法修行必能解脫。若缺乏這種信心,修行從何談起?


  皈依,正是對解脫的目標(佛)、解脫道的方法(法)及引導我們走向解脫的老師(僧)生起信心,并通過如法儀式與之建立信賴、依存的密切關系,全身心歸投依靠。當我們在諸佛菩薩前發愿“盡形壽皈依佛、盡形壽皈依法、盡形壽皈依僧”時,就意味著這種關系的確立。


  但僅僅相信還不夠,進而,還須生起希求意愿,也就是發出離心。


  凡夫的生命,或是隨妄流漂浮,或是被環境左右,盲目而不能自主。出離心的發起,代表著生命自覺的選擇。它不僅是解脫道修行的開始,也貫穿于整個修行過程,直至解脫,才是對出離心的徹底完成。


  那么,又是什么在束縛我們,使我們不得自在,不得解脫?那就是惑業,是無盡生命中積累的惑業妄流。


  受持戒律,正是止息這一妄流的關鍵。戒,有防非止惡之義,即止息不善行為,如不殺、不盜、不邪淫、不妄語等,通過對自身行為的規范,降伏煩惱,止息妄流相續。


  但止息不等于斷除,事實上,妄流的力量仍在,貪嗔癡煩惱仍在,只是得不到活動機會而暫時進入潛伏期。正見,才是斷除惑業的真正利器。


  正見,有世間正見及出世間正見之分。通過聞思經教,能獲得世間正見,獲得辨別真妄、邪正的能力。唯有了知何為真妄、何為邪正,才能在修行過程中如理取舍,斷惑證真。


  然而,聞思正見是知識性、觀念性的,和無始以來的生命妄流相比,其力量仍難以匹敵。這就必須借助止觀,將聞思正見落實于心行,契入空性,引發無漏正見。如是,方能截斷眾流,徹底鏟除惑業之根,證得涅槃,成就解脫。


  2、菩薩道的修行


  要言之,菩薩道修行不外兩大任務:一是舍凡夫心,一是成就佛陀品質。初發心菩薩,當如何著手進行?這就需要受菩薩戒,修菩薩行。


  菩薩行的內容不外六度,又分方便與慧兩部分。前五度為方便,依此成就佛陀的慈悲品質;第六度為慧,依聞思大乘經教,樹立正見而引發。


  《菩提道次第論》云:“方便與慧,成佛缺一不可。”這說明唯有借助方便與慧的修行,才能圓成佛陀所具足的悲智二種品質。若忽略慈悲的修習,將落入二乘;而不成就正見,則無法舍去凡夫心。


  慈悲與慧的修習,都離不開止觀。依寂天菩薩“自他相換”或阿底峽尊者“七因果”的觀修,可以培養慈悲品質;依唯識或中觀正見的觀修,則能成就無漏智慧。菩薩道的修行,正是通過止觀不斷長養慈悲、智慧,最終圓滿佛陀的品質。


  由此可見,無論從解脫道還是菩薩道的修行來說,五大要素都是必不可少的,缺失任何一點,必將成為修學障礙,乃至影響佛教的健康發展。


  明確這些核心,我們就能了解一個完整修學體系所應具備的基本內容,從而檢討自身修行是否完備,又該如何補充完善。


  同時,也能幫助我們化繁為簡,直達重點,而不至在修學路上目迷五色,主次不分。


  此外,還可解決修行中時常出現的偏執現象,或以戒律為一切,或以止觀為一切,執著其一而不見佛法。


  二、佛法的修學次第


  漢傳各大宗派多形成于隋唐時期,其時,修行人根基較利,教理基礎也較扎實。因此,祖師大德在立宗時未將重點放在基礎建設上,而著重闡揚圓頓思想,以使上根利智者當下直契本心,立地成佛。


  如今時值末法,眾生根機淺薄,圓頓法門對多數人而言,猶如天邊云彩,可望而不可及。所以,認識修學共同基礎、建構大眾化的修學次第,是教界的當務之急。


  前面談到佛法的核心要素,事實上,探討修學次第同樣離不開這些內容。內容相同,重點和意義卻不同。探討修學次第,關鍵是要認識皈依、發心、戒律、正見、止觀之間層層遞進的關系。


  學佛首先要皈依。皈依,是佛法的根本,不皈依或不重視皈依,修學便如無本之木;皈依,又是信仰的根本,對三寶是否產生依賴,對三藏教法能否信受奉行,都取決于皈依的深淺程度。因為皈依三寶,所以才能發心、持戒、聞思經教、樹立正見、修習止觀。否則的話,這一切就無從談起。


  然后還要發心。發心,是對三寶具備的品質生起希求。如果沒有這份見賢思齊的希求之心,就算不上真正的佛教徒。因為這份希求,生命才會有目標,修行才會有動力。


  所以,皈依后必須發心,在此基礎上,才能進一步修習戒律、正見、止觀。發心是修行的根本,如果心發錯了,不論做什么,都與修行了不相干。


  戒律為三學之首,也是定慧之基,所謂由戒生定,依定發慧。因此,皈依、發心之后還要受戒、持戒,這是佛法修行的常規。


  依佛制,比丘應“五年學戒,不離依止”,并在律中規定,未學戒之前不可學習毗曇。這都充分說明,受持戒律是樹立正見、修習止觀的必備前提。


  正見與止觀,則是實踐佛法的關鍵。正見是止觀的眼目,而止觀則是將正見落實于心行的技術,兩者相輔相成。若無正見指導,修習止觀往往不得其門而入;而沒有止觀印證的知見,又易落入玄談的誤區。


  從修學次第看,應先學正見,再修止觀。如四法行的修習,依次為親近善知識、聽聞正法、如理作意、法隨法行,也說明了這一點。依正見修行,還能幫助我們糾正心行中的所有偏差。否則,皈依可能會落入迷信,發心可能會夾帶雜質,持戒可能會流于形式,而止觀則可能勞而無功。


  雖然這五個環節是依次深入的,但并不是說,皈依完成后才開始發心,也不意味著發心后就無須修習皈依。


  事實上,五個環節皆須解脫或成佛乃能究竟圓滿。因而,這一次第所代表的,只是每個修學階段的重點。


  因皈依而有發心,但發心又是對皈依的深化,故在發心過程中還應繼續修習皈依,其他也是同樣。所以,它們又是相互融攝的。但基本次第不能違越,否則,修行同樣會出現問題。


  有些人直接從止觀禪修入手,認為學教是入海數沙,徒勞無益。但沒有正見指引,究竟修什么?究竟證什么?究竟解決什么?就像進入車站,尚不知自己要前往何方,就冒然登上同樣不知去向何方的車。結果坐了幾年,甚至幾十年,仍是混混沌沌,不知所終。


  有些人直接從學教入手,但大經大論讀多了,往往對律儀行持等規范不再重視。而沒有戒律的防范和守護,僅依意識層面建立的聞思知見,是沒有力量降服煩惱習氣的。


  有些人直接從持戒入手,這固然重要,但若沒有正確發心,不清楚持戒的意義,持戒會變得異常艱難。如果沒有出離心,只是被動抵制五欲六塵,難度系數會很大。因為凡夫心是有粘性的,碰到哪里就粘到哪里,須內外結合,才能增加對治力度。而沒有菩提心的話,持菩薩戒也會困難重重,因為凡夫關心的是“我”和“我的一切”,沒有推己及人的悲心,怎能義無反顧地利益眾生?


  同樣,若對三寶沒有矢志不移的皈依之心,發心也難以長久保持。出離心和菩提心的力量從哪里來?正是從對三寶的向往和信心而來。因為我們向往解脫,也相信自己能象佛陀那樣成就解脫,所以發出離心,斷我法執;因為我們向往成佛,也相信自己能象佛陀那樣圓成佛果,所以發菩提心,成無上道。


  了解修學次第,可以幫助我們安立一條循序漸進的學佛之路,明確各個環節的重點,認識彼此相互增上的原因。當修行進入某一階段時,自己能清楚地知道,這一階段需要完成的任務是什么,對之前的修學能有什么提高,對之后的修學又該奠定什么基礎。同時,還能幫助我們檢驗并糾正不按次第修學帶來的種種問題。


  而次第中的前三個環節,即皈依、發心、戒律,又是修學任何法門繞不開的共同基礎。因為見和止觀多有宗派特點,如見有唯識、天臺、中觀之別,禪修的用心方法亦不盡相同。若將見和止觀比作不同的專業門類,那么皈依、發心、戒律就是選擇專業前必須接受的基礎教育。基礎扎實了,才有能力深入專業領域。


  這些話聽來似乎是老生常談,不必特別強調,但擺在我們面前的現實卻不容樂觀。從佛學院教學來看,學僧們學了各宗教理,但就是用不起來,甚至信仰淡化,道念退失。


  在家信徒也存在類似情況,盡管讀了很多經論,卻不重視修學基礎,以為皈依太粗淺,發心沒深度,戒律已過時。結果呢?說起來頭頭是道,做起來一無是處。如果說學教理的多流于玄談,那么重實修的又如何呢?


  無論念佛還是坐禪,真正修得相應者同樣罕見。多數只是在稀里糊涂地念著,昏昏沉沉地坐著。玄談和盲修,表面看來似乎是不相干的兩個極端。但問題癥結卻在一處,那就是繞開了不該繞開的核心,缺失了不該缺失的基礎。


  三、五大要素的實踐


  那么,如何遵循這些核心要素來完成佛道修行?換言之,如何將每個要素落到實處?下面,分別就各項修學重點和存在問題作簡要說明。


  1、皈依


  佛法無邊,入門處卻是唯一,即皈依三寶。作為修學開端,我們怎樣由此入手,不斷深化,最終由自身完成三寶品質?


  首先,是考察動機。皈依動機是否正確?是否為解脫輪回、為成佛作祖而皈依三寶?若只為求人天福報、平安順遂而皈依,雖也能得到諸佛護佑,但只能結下一些善緣,與修行、改造生命了不相干。事實上,這種信仰往往帶有迷信、盲信的成分,不能算作正信佛子。


  其二,是獲得皈依體。皈依時是否真誠?是否對皈依對象具足信心?是否對皈依抵達的目標充滿向往?是否發自內心地宣誓:以三寶為身心依怙、以佛法解決生命問題并以此幫助大眾?如果皈依時發心不正確,或皈依儀式不如法,皆不能得到皈依體。


  其三,是守護皈依體。得到皈依體,并非一勞永逸,還須日后悉心守護。尤其不能違背皈依時的誓言,那就是“皈依佛,終不皈依天魔外道;皈依法,終不皈依外道典籍;皈依僧,終不皈依外道邪眾”。若有違越,便會破失皈依體。


  其四,是修習并強化皈依。任何心念或技能,皆須長期重復、熏習才能得到強化,皈依也不例外,決非一次儀式即可大功告成。所以,皈依后還須日日修習,時時憶念,以此強化三寶在心目中的地位。否則,其分量自然會慢慢減弱,乃至被其他取而代之。


  我們對三寶的信任有多少,皈依之心就會有多強,相應的,佛法對我們產生的作用就會有多大。所以說,修行能否成就,能否完成預期目標,首先取決于皈依的質量。


  2、發心


  無論是否學佛,也無論做些什么,都離不開發心,區別只在于發什么樣的心。無始以來,我們所發的是凡夫心,是貪嗔癡,由此造就現今的凡夫品質。當我們認識到凡夫心給生命帶來的過患,不愿再沉淪于這樣的人生,就要以正確發心進行對治。


  正確發心有二,一是出離心,一是菩提心。發什么心修行,最后便會成就什么。此外,若發心過程中產生偏差或夾帶雜質,也會失之毫厘而差之千里,這是需要特別注意的。發心代表著生命中的強烈意愿,但剛發時只是一念,須以觀察修不斷強化,方能使星星之火得以燎原。


  聲聞行者希求解脫,視世間如牢獄,三界如火宅,片刻不想停留,是為出離心。事實上,出離心若能發得真切、猛利,解脫便已成功一半。為什么現代人修行如此艱難?關鍵就在于出離心不切。出離心,是對五欲六塵的出離,是對無明煩惱的出離,更是對生死惑業的出離。若出離意愿至強至堅,對世間便不再有所貪戀。如是,建立于執著之上的煩惱亦將隨之松動、土崩瓦解。


  所以,我們要時常觀察并思維輪回之苦,看清自己身處三界不得自在的困境。那樣,就會象獄中急切盼望獲得自由的人,一旦有機會離開,決不愿在牢籠中多停留一分鐘。


  作為菩薩道行者,同樣要發起出離心。不僅如此,菩薩本著對眾生的悲心,見其輾轉輪回苦海,不忍獨自出離,而愿幫助一切有情共同解脫。這種推己及人的悲憫之心,為菩提心,是成就佛陀品質的根本。正如《普賢行愿品》所言:“諸佛如來以大悲為體,因于眾生而起大悲,因大悲生菩提心,因菩提心成等正覺。”


  菩提心的生起和強化,也要輔以相應的觀察修和安住修,如阿底峽尊者的七因果、寂天菩薩的自他相換,省庵大師的《勸發菩提心文》,都是深化菩提心的殊勝教授。除這些心理引導外,還須受持、修習菩提心儀軌,每天晝夜三次念誦思維,不斷提醒自己:我要成就的是什么,我的人生目標是什么。但這不能只是空洞地喊幾聲口號,那是沒什么用的,關鍵要發自內心地希求,真切無偽地發愿。


  3、戒律


  戒,為正順解脫之本,亦為無上菩提之本,通過“此應作、此不應作”的行為規范,為修行提供良好的心靈環境,幫助我們順利抵達解脫和成佛的目標。


  與解脫道和菩薩道修行相對應,戒律也有別解脫戒和菩薩戒之分。


  別解脫戒,包括在家的五戒、八戒,出家的沙彌戒律、比丘戒等,為解脫道學人的行持標準。其重點在于止,通過遠離五欲塵勞、約束行為來止息妄流相續,從而降伏煩惱,趣向解脫。


  菩薩戒,則在止持基礎上增加了作持,止惡與行善并進。而菩薩戒提倡的六度萬行,既是成就無上菩提的資糧,也是瓦解凡夫心的利器:布施可以克服慳貪,持戒可以對治放逸,忍辱可以戰勝嗔心。


  同時,這些善行還是考察菩提心是否成就的標準。當我們修習布施時,是否對自身所有可以毫無保留地施舍?是否對施舍對象沒有親疏遠近的分別?是否已不再執著有能布施的我,受布施的他?


  菩薩戒主要有梵網、瑜伽兩大系統。相比之下,《瑜伽菩薩戒》的開遮更為善巧,故近代太虛大師也曾大力提倡。而《梵網菩薩戒》是大菩薩境界,凡夫行持起來難度較大。


  在漢傳佛教界,菩薩戒被列入三壇大戒之一,故絕大多數出家人都曾受過,即使在家眾,受過菩薩戒的也相當可觀。


  這本是可喜現象,但令人擔憂的是,盡管那么多人受了菩薩戒,卻往往不知菩提心為何物,亦不曾有修習慈悲的習慣,只是形式上的、有名無實的“菩薩”。


  4、正見


  正見,為八正道之首,是一切法門的指南,也是漫長修行之路的燈塔。因為發心不可能一步到位,持戒不可能馬上圓滿,包括對皈依的深化,同樣不是一蹴而就的。在此過程中,正見就起到舉足輕重的作用,指導我們糾正心行偏差,剔除其中雜質。


  對解脫道修行來說,緣起、業果的正見極其重要。生命是習慣的積累,我們做什么、想什么,未來生命就是什么。所以說,在緣起的世界中,業就是一切。


  此外,無常見、無我見、空性見,都是修學必須具備的基本認知。菩薩道的修行同樣離不開正見指引,如此,才能將世俗菩提心升華為勝義菩提心。


  凡夫有我、人、眾生、壽者之相,就如有限的容器,將心局限其中。唯有空性見才能粉碎這一束縛,使有限回歸無限,從而以平等、無我之心利益一切眾生,圓滿佛果資糧。


  那么,如何才能獲得并鞏固正見?離不開親近善知識、聞思經教。


  根據多年教學經驗,我認為這個學習過程應該一門深入。現代人往往學得很雜,天臺、華嚴、中觀、唯識均有涉獵。若非精力過人,上根利智,這種學習多半淺嘗輒止,似乎什么都知道一些,但只是“知道分子”,連系統知識尚未形成,何況正見?


  我覺得,多數人在一生修學中,只需具足一宗正見即可,或是無常見、無我見,或是唯識見、空性見。將一種武器練習純熟,得心應手,照樣可以殺敵制勝、勇往直前。


  但建立于意識層面的聞思正見往往很粗糙,因為人的思維會有很多誤區,如何使之趨于精確?


  一是通過師友間的相互辯論、彼此切磋,使認識中的盲點和問題暴露出來,從而去蕪存精,提高純度。


  一是通過禪修獲得實證,因為佛法精髓無法以語言完全傳遞,那些不可言說的部分,唯親證乃得究竟,所謂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5、止觀


  止,為禪定異名,梵語奢摩他,又名三摩地,包括有所止和無所止。小乘禪觀偏向有所止,即有止的對象。而禪宗及藏傳佛教大圓滿、大手印的修行,則屬于無所止,通過特定方法直接契入空性并將心安住于此。梵語毗婆舍那,漢譯為觀。包含觀照、觀想、觀察修幾個層面。


  許多人誤讀禪宗,將止觀的修習片面理解為無分別。我覺得,這是造成禪教對立的主要原因。如是,因為不重經教而缺乏聞思正見,又無善知識把手提攜,造成多少禪和子的盲修瞎練。


  無分別的禪修,是無修之修,乃無分別智契入空性時的禪修,并非普通禪修者所能把握。因為我們現有的心行基礎極不穩定,且建立于顛倒認識之上。若直接從無分別入手,如何調整錯誤觀念及顛倒心行?


  所以,必須以有分別的觀修為前提,使心從顛倒狀態中擺脫出來,乃能進入無分別的禪修。


  同時,止的修習也必不可少。止,雖是佛教與外道的共法,卻是修觀的重要基礎。


  漢傳佛教中,觀的理論非常豐富,為什么現在很少有人能實際操作?正是由于長期以來對止的忽略。若能具備止的基礎,再以正觀照破我法二執,契入空性就不是我們想象的那么遙不可及了。


  除禪宗所說的無分別、無造作的用心之外,有分別的觀修也不可或缺,如觀察修、觀想修,都是很好的修行方式。


  好就好在,即使沒有禪定基礎的普通人也能修得起來。可以說,能夠正常思維的人就能觀察修;具備想像力的人就能觀想修。


  當然,觀察修和觀想修雖對學人要求不高,但也必須具備相應的聞思正見。如是,才能通過如理思維或觀想,安住于正念正知中。對于學習教理者,多運用觀察修,通過思維所學法義來調整心行,是非常好的學修結合的方式。


  四、結說


  綜上所述,皈依、發心、戒律、正見、止觀不僅是佛法修學的核心要素,也是貫穿始終的修學次第。把握這五大要素,也就把握了由學佛至成佛的關鍵階段。


  同時,它們又像長養萬物的大地,是一切修學法門得以確立的共同基礎。若能對之引起重視,并真正落實于心行,那么,不論我們學佛的起點是高是低,根基是利是鈍,進步是快是慢,都是在一步一個腳印地向終點邁進。


  這不但對于個人修學意義重大,更是漢傳佛教在當今社會健康發展的有力保障。

【責任編輯:流水】

標簽:法師

發表評論:已有 ()條評論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權所有京ICP備09021374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8007888 號

3a现金棋牌游戏官网 白菜彩金论坛网 大乐透投注停售时间 时时彩一定位杀码技巧 如何赚钱发财的23种方法 6码中特免费贴吧 大小单双怎么看规律 谁有pk10计划软件 领航pk10计划准吗 时时有什么投注技巧 相关推荐:北京pk10高手计划群